通宵小說大師肯 福萊特世紀三部曲 圣殿春秋(套裝共3冊)pdf

2019年6月9日10:14:22 發表評論 29

通宵小說大師肯 福萊特世紀三部曲 圣殿春秋(套裝共3冊) 內容簡介

歐美讀者平均3個通宵讀完!這部小說讓每個人知道,我們有能力越過世俗,觸及永恒。《巨人的隕落》作者肯?福萊特里程碑式代表作!

十二世紀英國。一個貧困的建筑匠,一心只想建造一座美麗的大教堂。幾經波折,他終于遇到了一個機會。但一座大教堂的建造過程是各方勢力的角力:教會、貴族、王室、“巫女”……教堂的建造屢遭干涉。每一種聲音都有可能成就他,也有可能毀滅他。在那個風云詭譎的時代,一個普通建筑匠的信念能否改變世界……

通宵小說大師肯 福萊特世紀三部曲 圣殿春秋(套裝共3冊) 目錄

序幕

一只百靈落入獵網,

卻唱得益發甜美,

就如那哀婉的曲調,

能讓它破網而飛。

第一部分 1135-1136

第一章

像他這樣年齡的男人成了鰥夫,原是世上極普通的事。但那種失落感簡直猶如傷痛。他曾經聽人說過,一只腳的大腳趾被砍掉的人會站不穩,經常摔倒,直到他重新學會走路為止。他有類似的感覺,好像被截了肢,他還沒法接受那種念頭——他永遠失去了他身體的一部分。

第二章

如果傳說屬實的話,從前修士本來是處處平等的。一群男人決定離開肉欲的世界,在曠野建起一座圣殿,以便他們在其中過敬奉上帝和自我克制的生活;他們占據一塊荒地,清理樹木,排掉積水,耕種土地并共同建起教堂。那時候,他們確實如兄弟一般。

第三章

他到了哨兵的背后,兩臂繞過那人的肩膀。他的左手向后猛扳哨兵的下巴,右手持刀劃向那人的喉嚨。威廉出了一口舒心的長氣,轉眼之間就干掉了。威廉和瓦爾特在早飯前已經殺死了三個人。威廉感到一種大權在握的刺激。從今天起,沒人再笑話我了!他想。

第四章

杰克連忙又收集了些破爛,加到火上。火苗著得高了。他想,我還可以撲滅。涂在房梁上的瀝青開始變黑、冒煙。破爛燒得更旺了。他想,我現在還是可以撲滅的。接著,他看到那條狹窄的走道也燒起來了。他想,我還可以用我的斗篷撲滅這火。但相反,他往火上拋了更多的破爛,眼看著火苗躥得更高了。

第二部分 1136-1137

第五章

“因為它很美。”湯姆開始感到這是個很蠢的理由,打算再說點什么,但一時拿不定主意說什么好。后來他明白過來,菲利普一點兒都沒懷疑——他是受到感動了。湯姆的話觸動了他的心。菲利普終于點了點頭,似乎經過一番思考同意了。“是的。還有什么能比為上帝做些美的東西更好的事呢?”他說。

第六章

她感到,身后的重重大門已經關閉,她的生活道路已經無法挽回了。她把手放在劍柄上發誓,聲音堅定有力,連她自己也沒想到。“我以全能的上帝和耶穌基督以及所有圣徒的名義起誓,我要照顧我弟弟理查,直到他完成了他的誓言。”她在自己胸前畫了十字。完成了,她想,我已經起過誓了,我寧死也不違背我的誓言。

第七章

圣靈降臨節前夜,菲利普整夜都沒有合眼。整整一星期,天氣一直很晴朗,對他的計劃十分理想——好天氣會有更多的人自愿參加勞動——但星期六傍晚夜幕降臨時,開始下起雨來了。他躺在床上,睜著眼,悶悶不樂地聽著屋頂上的雨點聲和樹木間的風聲。

第三部分 1140-1142

第八章

他向前邁了一步,向威廉搖晃著一個指頭,嚇得威廉的坐騎驚慌地直往一邊躲。菲利普益發不可收:“你干下這種種罪行之后,你只該說一件事:‘神父,我犯了罪!’你應該在修道院中下跪!你應該請求寬恕,如果你還想逃避地獄之火的話。”

第九章

菲利普也同樣直率地回望著國王。“如果上帝決定我的生命已經到頭,什么也救不活我。”他說,那口氣聽起來比他自己感到的還要勇敢,“但是,如果上帝要我活下去,并且建成王橋大教堂,一萬名弓箭手也射不倒我。”

第十章

湯姆所給予他的,絕不是吃住這類平常的東西。……

第四部分 1142-1145

第十一章

“我沒法隨心所欲,”阿蓮娜非常傷心,“這不是我的命運。”杰克回答她:“你所做的是錯的,我該說,是邪惡的。放棄這樣的幸福,就像把珠寶扔進大海。比任何罪孽都要深重。”

第十二章

他感到自己在流淚。他走到哪里都能生活下去,但他卻哪里也不屬于。他曾經當過刻石匠、建筑匠、修士和數學家,但卻不知道,如果真有的話,哪一個才是真正的杰克。他已經十九歲了,還無家可歸,無根可尋,既沒有家庭,也沒有生活的目標。

第十三章

懊悔的痛苦是她隨身攜帶的一個重負,如同懷著的胎兒一般。有時候她很清晰地感覺到了,有時候她幾乎丟到了腦后,但這種懊悔始終存在。它常常刺痛她,成了習慣性的痛苦。

第五部分 1152-1155

第十四章

杰克看出來,他敗了。“就這樣吧,”他痛苦地說,“你們了解我,你們也了解我哥哥;但你們還是挑了阿爾弗雷德。你們了解菲利普副院長,你們也了解威廉伯爵;可你們還是挑了威廉。我對你們只有一句話要說,你們將要得到的一切,都是你們自找的。”

第十五章

理查的臉上綻放著仇恨的光彩。威廉可以看到他殘耳上的疤。理查仇恨的力量比起他手中閃光的劍更讓威廉害怕。威廉原以為他把理查徹底擊垮了,而如今理查卷土重來,率領著一支衣衫不整的隊伍,把威廉隨意耍弄。

第十六章

阿蓮娜嚇得瞪著眼睛。這一刺太可怕了。阿爾弗雷德殺豬般地號叫了一聲。理查抽出匕首,阿爾弗雷德的血從胸膛上的洞中噴涌而出。阿爾弗雷德張開嘴想再叫,但沒有發出聲音。他的面孔變白又變青,眼睛閉上,倒在了地上。血浸透了燈芯草。

第六部分 1170-1174

第十七章

“這些年來,我一直想弄清我的父母。”喬納森說。“我竭力想象他們是什么樣子,請求上帝讓我和他們見面,我想知道他們是不是愛我,詢問他們為什么撇下我。現在我明白了,我母親在生我時死了,我父親后來一直守在我身邊,直到他死。”他透過淚水笑了,“我沒法告訴你,我有多幸福。”

第十八章

殺人兇手們走后,有一陣僵持的沉寂。大主教的尸體俯臥在地上,砍掉的顱頂,連同上面的頭發,像個壺蓋似的,翻在頭的旁邊。菲利普把臉埋在雙手之中。這結束了所有的希望,他不停地想,野蠻取勝了,野蠻取勝了。他有一種飄飄忽忽的暈眩而失重的感覺,如同他在緩緩墜下一個深湖,在絕望中溺死。

通宵小說大師肯 福萊特世紀三部曲 圣殿春秋(套裝共3冊) 精彩文摘

圣殿春秋: 序幕 1123

小男孩們早早地來看絞刑了。

天還沒亮,頭一批三四個男孩子就偷偷摸摸地溜出了棚屋,他們穿著氈靴,悄悄地不發出聲響,就像貓兒似的。小鎮覆蓋著薄薄的一層新雪,如同剛剛涂了一道油漆,他們踩下的腳印糟踐了平整光滑的雪面。他們走在雜亂的木屋之間,沿著結凍的泥濘街道,來到了靜謐的市場,高聳的絞刑架正等候在那里。

這些男孩子對大人珍視的一切全都嗤之以鼻。他們蔑視和嘲弄所有美好的東西。他們看到一個跛子就會哼哼哈哈,如果看見一只受傷的動物就會用石頭把它打死。他們為自己的傷口吹牛,為自己的疤痕得意,對傷殘更保持著特別的敬意:一個缺了指頭的男孩能夠成為他們的首領。他們喜愛暴力;他們愿意跑上幾英里去觀看流血;至于絞刑,他們是絕不會錯過一飽眼福的機會的。

一個男孩在絞刑架的底座上撒尿。另一個男孩爬上臺階,用兩個拇指扣住喉頭,然后猛摔在地上,扮著鬼臉,裝出被絞死的可怕樣子。別的孩子佩服得狂呼亂叫,引得兩條狗一路吠著跑進了市場。一個很小的男孩大模大樣地吃起一個蘋果,那些大一點兒的孩子中有一個在他鼻子上猛擊一拳,搶走蘋果。小男孩朝一條狗扔過去一個尖利的石塊來發泄自己的怨氣,那條狗嗥叫著跑回家去。接下來就無事可做了,于是他們全部都蹲在大教堂前廊里干燥的走道上,一心等著看熱鬧。

廣場四周一幢幢結實的木石結構住房的百葉窗后閃起了燭光,那都是富裕的工匠和商人們的住家,這時洗碗碟的女仆和男學徒在點火燒水做粥了。天空的顏色由黑轉灰,鎮上的居民們穿著厚重的粗毛外套,低頭走出矮矮的門口,顫抖著走下河邊打水。

不久,一伙年輕的男仆、工人和學徒昂首挺胸地走進了市場。他們連踢帶打把那些男孩子轟出了教堂走廊,然后靠在石雕拱門柱上,一邊搔著癢,朝地上吐著痰,一邊煞有介事地議論起絞死人的事。一個人說,要是那家伙走運,就會在往下一落時拽斷脖子,這樣死得干脆,沒有痛苦;不然的話,他就會吊在那兒,滿臉憋得通紅,嘴巴張開又閉上,活像離了水的魚,直到勒死為止;另一個人說,那死法時間之長足夠一個人趕上一英里路;第三個人說,還有更糟糕的呢,他就看過一個受絞刑的,到死的時候,脖子足有一英尺長了。

市場的對面聚著一群老婦人,她們盡量躲得遠遠的,因為這些小伙子可能會朝他們的老奶奶們叫嚷些臟話。這些老婦人盡管不再為嬰兒和孩童操心,總還是起得很早;她們都是最早把爐火點著,并且把灶臺打掃干凈。她們公認的領袖這時來到她們中間,她是個肌肉飽滿的寡婦,以釀酒為生,她滾動一桶啤酒的輕松勁兒,就像小孩子滾鐵環。還沒等她揭開酒桶,已經有好些個顧客拿著瓶瓶罐罐恭候她了。

郡守的助手打開城門,放農民進來,他們都住在郊區靠著城墻的房子里。有些人帶來了雞蛋、牛奶和新鮮黃油出售,有些人是來買啤酒或面包的,有些人站在市場上等著看絞刑。

人們不時地伸長脖子豎起腦袋,仿佛警覺的麻雀,張望著位于小鎮上方山頂上的城堡。他們看見一縷炊煙冉冉上升,城堡箭樓的窗后偶爾有火把閃光。后來,大約是太陽該從厚實的灰云后升起的時候,門樓的兩扇大木門打開了,一小支隊伍走了出來,郡守領頭,騎著一匹黑駿馬,后面跟著一輛牛車,載著被捆綁的囚犯。車后是三個騎馬的人,雖說離得太遠看不清他們的面孔,但他們的服飾表明:一個是騎士,一個是教士,再有一個是修士,隊伍殿后的是兩名武裝的士兵。

他們在前一天都出席了在教堂中殿進行的郡法庭審判。教士是當場抓住竊賊的;修士鑒定出被竊的銀質圣餐杯系修道院所有;騎士則是竊賊的家主,證實他是私逃的;郡守判他死刑。當他們一行人緩緩走下山坡時,鎮民們在絞架四周聚集了起來。最后到場的是居民中的頭面人物:屠夫、面包師、兩個鞣皮匠、兩個鐵匠、磨刀匠和造箭匠,他們都帶著妻子。

人群的情緒很古怪。通常,他們樂于觀看絞刑。囚犯往往是竊賊,他們都是靠辛苦掙家當的,自然對竊賊滿腔憤恨。但是這個竊賊大不相同。誰也不認識他,也不曉得他來自何方。他并沒有盜竊他們的財物,而是偷了二十英里以外的一家修道院。何況他偷的又是一個鑲嵌了珠寶的圣餐杯,其價值之高,根本不可能銷贓——這可不同于偷了一塊火腿、一把新刀或一條蠻好的腰帶,丟了這種東西的人會傷心的。他們無法痛恨一個難以定罪名的人。囚犯被帶進市場時,有幾聲嘲弄和噓聲,但這種凌辱并不由衷,只有那幾個男孩子很起勁地揶揄他。

大多數鎮民沒有出席庭審,因為開庭那天不是假日,他們都得掙錢謀生,所以這是第一次看到那個竊賊。那人年紀輕輕,也就是十六到二十歲之間,身材高矮很普通,只是模樣陌生。他的皮膚白得如同屋頂上的雪,他的一雙暴眼晶亮碧綠令人吃驚,頭發的顏色像是削了皮的胡蘿卜。女仆們認為他長相丑陋;老婦人們為他感到難過;那些小男孩直笑得前俯后仰。

郡守是大家熟悉的人物,但是其他三個在他的判決上畫押的人都是生面孔。那騎士一身肉膘,滿頭黃發,顯然是個什么重要人物,因為他胯下的那匹戰馬腿高體長,其價值抵得上一個木匠干上十年。那修士歲數要大得多,總有五十開外了,他又高又瘦,頹然坐在馬鞍上,似乎生活是個難堪的重負。最惹眼的要數那個教士了,他年紀輕輕,長著一個尖鼻子和一頭平直的黑發,身穿黑袍,騎著一匹栗色的小公馬。他目光警覺而危險,像一只能夠嗅到一窩鼠仔的黑貓。

一個小男孩瞄得準準地朝囚犯啐了一口唾沫。他啐得還真準,剛好把唾沫落到那人的兩眼之間。那人大罵一聲,就向啐唾沫的人沖去,可是被把他捆在車幫上的繩子給拽住了。這件小事原本沒有什么了不起,但他開口說的話卻是諾曼法語,正是貴族大人們用的語言。那么說,他出身高貴?要不就是他從家鄉長途跋涉到此?誰也不知道。

圖書網:通宵小說大師肯 福萊特世紀三部曲 圣殿春秋(套裝共3冊)pdf

恭喜,此資源為免費資源,請先
鄭重聲明:本站所有資源收集來源于互聯網,所提供下載鏈接也是站外鏈接,網站本身并不存儲相關資源文件,版權歸著作人和出版社所有,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,請及時發送郵件到“[email protected]”,我們會第一時間進行改正或刪除處理,保證您的權利!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掃一掃加好友
  • weinxin
  • 微信公眾號
  • 掃一掃關注
  • weinxin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